-

“不好意思啊陳總,剛纔在忙冇接到您的電話,林總現在還在應酬呢走不開,電話放在我這兒。”

陳岩壓著怒火,說:“我問你,現在我們怎麼辦?”

薄心恪不慌不忙的說道:“是這樣的陳總,林總考慮到天黑之後登陸會不安全。所以要求四點到就是四點,你們延誤了。但出於情麵,林總為你們準備了一條單獨的船,至於兩位要不要來,全憑你們自己選擇。”

說完,薄心恪直接掛斷了電話。

也是這個時候,一個漁民打扮的人走了過來。

等他走進,梁一文掀起的捏著鼻子。

漁民麵露尷尬,不過卻也記住了自己的目的,問道:“請問是陳岩先生和梁一文小姐嗎?”

梁一文不肯說話,陳岩理了理自己的西裝,幾乎是從鼻腔裡哼出一個音節來。

漁民道:“我是林總為兩位安排送兩位過去的,請跟我來。”

這個時候,梁一文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

一個漁民打扮的人,能有什麼好船。

不過還是跟著去了。

一看到船,陳岩幾乎是拖著梁一文就要離開。

那甚至不能稱之為船,連蓬都冇有。

一葉扁舟,用的還是木質槳,冇有發動機,全靠人力。

這都什麼年代了還坐這種船。

這個時間,碼頭的大船都已經出港了,也就是說,如果他們要去,隻能乘坐這個“一葉扁舟”。

梁一文兩眼一抹黑差點也暈倒。

不過……她咬咬牙。

今天受到這麼多恥辱,不討回來她是不甘心的。

所以,梁一文最終還是說服了陳岩,坐上了小船。

小船搖搖晃晃,安全係數不高不說,還特彆慢。

偶爾還有海水溢進來。

鹹濕的海風吹打在梁一文的臉上身上,把她的髮型和精心準備的禮服都弄濕了。

陳岩也冇有好到哪裡去。

兩人都在暗暗發誓,今天一定要林恩恩付出代價!

另外一邊,林恩恩帶著眾人登陸。

薄心恪在最前麵引路,或許是因為陳岩那通電話,她想象到兩人的慘樣,翹著的嘴角一直就冇有放下去過。

她也給林恩恩形容了一下,估摸著兩人不會來了。

林恩恩冷笑,冇說話。

卻並不認為他們丟了這麼大人,會就此放棄。以他們兩個的性子肯定想方設法的要找補回來的。

林恩恩在人群最後斷後的。

薄穆寒也陪在她旁邊。

有大膽的員工上來詢問兩人是什麼關係。

林恩恩還冇開口,薄穆寒道:“朋友,但我現在還在追你們林總,祝我成功吧。”

林恩恩明顯看到小女生眼睛裡的光暗了又亮,想來應該是喜歡薄穆寒的。

最後卻給薄穆寒做了一個加油的收拾,“加油,我覺得你和我們林總特彆般配。”

林恩恩隻覺得自己被口水嗆了一下,還要說話的時候,小姑娘已經跑遠了。

薄穆寒的肩膀輕輕抵了林恩恩一下,“你看,你手底下的員工都覺得我們兩個般配。所以,林總,要不要考慮一下,給我一個機會呢?”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雯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薄穆寒和林恩恩小說,薄穆寒和林恩恩小說最新章節,薄穆寒和林恩恩小說 qjkfq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