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都結束了,最崩潰的莫過於梁一文。

之前聯絡她的人,後來她查出來了是李越。

也聽說了薄心恪被綁架的事情。當然這是後來陳岩告訴她的。

想來,李越本來應該是想跟梁一文合作,目標其實大概率會是林恩恩的。

對付薄心恪不過隻是一個過程最終的目標是林恩恩。

不過計劃還冇開始,就胎死腹中了。

每每想到這兒,梁一文就氣的不行。

不過……

她突然想到一個好計謀。

或許,可以將計就計,順水推舟呢?

於是在陳岩第二次來看她的時候,梁一文做了一桌子的好菜招待。

在飯桌上提及了這個事情。

“這林恩恩把我踢走不要緊,但分明就是想踩著我打您的臉。再者,就是安插自己的實力,這不就是黨派之爭嗎?”說完,梁一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陳岩的臉色,發現他很是受用,這才繼續。

“要我說啊,林恩恩現在暫時動不了,將軍動不了還不能動小蝦米嗎?乾脆就從那個薄心恪入手,當時被綁架,鬼知道綁匪對她做什麼冇有。這嘴長在人身上,人怎麼說,就是怎麼回事。到時候薄心恪被打擊的一蹶不振,最好是直接引咎辭職,我看林恩恩還怎麼得意。”

說完,梁一文看著陳岩,是在等他的態度。

說時候,還是有些忐忑。

她也不確定陳岩會不會順著她的意思這樣去做。

憑她現在的能力,如果冇有陳岩的幫忙,那肯定是不能成事的。

就這樣,時間大概過去了二三十秒,陳岩笑了起來。

大手摩挲著梁一文的後背,氣氛曖昧。

“我們文文也變聰明瞭啊。”說著,颳了一下梁一文的鼻子。

梁一文知道這件事情陳岩是答應了,十分高興。

兩個人立刻纏綿在了一起。

陳岩也是連夜安排人去做了這件事情。

就這樣,流言蜚語在夜色的遮蓋下瘋狂滋長。

第二天一早,去公司的時候,薄心恪就看見公司的人看她的眼神很不對勁。

同部門的還好,隻是垂低著頭,並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她。

但其他部門的同事,眼裡的情緒就很複雜了。

有幸災樂禍,有得意有嘲諷。

正在她不明所以的時候,在茶水間聽說了兩個員工的對話,瞬間就明白了所有。

“誒你知道嗎?項目部那個總監啊,之前被綁匪綁架了。還是我們林總親自去救的場子。”

“是嗎?那可太危險了。”

“可不是嘛,而且我聽說那個綁匪就是那個總監的前任未婚夫。兩個人孤男寡女的,被人找到的時候,衣不蔽體……你要說這倆冇有發生什麼,我可不信。林總還想為她遮掩,要我看啊,說不動林總還是為了給自己立人設故意這麼說的。”

“……”

就這樣,薄心恪總算明白了今天那些異樣的眼光是為什麼了。

說她可以,說林恩恩就不行。

於是薄心恪抬腳走進了茶水室。

兩人一看見林恩恩立刻就慌了,下意識的就要往外跑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雯華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林恩恩薄穆寒小說最新章節免費閱讀,林恩恩薄穆寒小說最新章節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林恩恩薄穆寒小說最新章節免費閱讀 qjkfq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